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海南凯发娱乐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已阅读

金华:一站式多元解纷成效“实”足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2-05-09
html模版金华:一站式多元解纷成效“实”足

金华市地处浙江省中部,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纠纷数量一度攀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浙江省金华市两级法院“滚石上山”,牢牢扭住一站式多元解纷这个“牛鼻子”,深化诉源治理,成功扭转了诉讼案件持续增长的趋势。2018年以来,金华全市法院收案数逐年下降,2021年较峰值时期下降9.71%。

“深入”谋篇布局

打造共建共治格局

“如果把矛盾纠纷比喻成疾病,在纠纷处于萌芽状态时,就类似于‘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纠纷产生后,则是‘病在肌肤,不治将益深’。”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代院长叶向阳对于矛盾纠纷有自己的理解,他认为,法院不应被动等案件“上门”,要注重能动司法,以“抓前端、治未病”的思路推动形成党委领导、多元共建的一站式解纷大格局。

从“注重办案”向“参与治理”,这个转变为基层社会治理添了“法律韵味”。

“我经常开玩笑地跟村民说,听法官的话准没错!”许多村干部对法官来到村民“家门口”调解的做法非常称道,“过去我们给群众做工作,他们总是将信将疑,遇到事情第一反应还是找法院,现在,法官来到村民身边答疑解惑,大家都心服口服!”

从“有事情找法院”到“听听法官怎么说”,金华中院深入推广“法官进网格”机制,越来越多的法官走出办公室,深入基层一线,到群众身边指导纠纷化解、答疑解惑,就矛盾纠纷提供合理的结果预期。

通过“线下+线上”双轨并行,金华法院在乡镇(街道)网格化管理中心、网格服务站等场所公示“网格法官”的服务内容和联系方式,建立“网格服务群”,打造“法官+乡镇街道”点对点联系、“法官+片区网格”包干对接、“网络+网格”双网融合的“纠纷排查闭环”。

据了解,2021年,金华全市9家基层法院578名员额法官开展“法官进网格”活动近1000次,提供法律咨询近2000次。

除了主动“走出去”化解矛盾纠纷,金华法院还一直在探索用审判“反哺”治理。

“义乌市人民法院通过与银保监机构和各大保险公司建立诉调衔接机制,使得2021年保险人代位求偿案件近一半以上通过诉前调解结案,做法值得学习借鉴。”2022年3月7日,在金华法院保险合同纠纷诉调对接座谈会上,金华中院民二庭庭长楼俊如是说。

东阳市人民法院则重点关注楼市,就案件办理过程中发现的建筑业风险,第一时间与当地政府对接,及时化解横店、巍山、白云等3个镇辖区内若干楼盘涉众纠纷396起。

2021年以来,金华中院对审判执行中发现的社会治理薄弱环节、可能造成大规模诉讼的风险点,以专报、司法建议等形式及时向党委、政府通报,会同多部门协同治理,消弭风险隐患,“前端预防”成效明显。

“深谋”数字赋能

搭建多方联动治理平台

近年来,永康市人民法院龙山人民法庭首创的“龙山经验”作为现代版的“枫桥经验”被人熟知。2021年,永康法院则致力打造升级版的“龙山经验”,构建诉源治理指数评价体系。

“监测到数据异常时,就会自动倒查具体风险,以弹窗、短信的形式提示涉及区域的相关负责人,以便做好防范化解。”永康法院审管办主任张丽英说。

永康市破除矛调中心、司法行政等8个部门的业务和数据壁垒,打造包含“指数评价、防范预警、指令协调、激励争先”四大场景的“龙山经验”诉源指数应用,一举解决之前没有评价体系、风险隐患难以捕捉,无法为诉源治理提供强有力的数字化支撑等问题。

该应用于2022年1月23日在“浙政钉”上线,目前已发出预警、指令68次,联动400余人次,指令及时反馈率达100%;发布决策批示任务书1次,各乡镇(街道)主动认领12次。

金华地区其他法院也持续发力,建成建好当地的一站式解纷平台,形成“雁阵”之势,为诉源治理赋能提效。

时间就是金钱,对于市场主体来说,效率就意味着商机。身处世界小商品之都的义乌法院打造“市场商贸纠纷化解云平台”,并升级为“浙里市场义码解纷”,为市场主体提供多途径、低成本、高效率的解纷体验。该平台投入运行以来,已成功调解商贸纠纷案件3072件,调解成功率达79.1%。

数字化平台成果有“盆景”,更要有“全景”。据悉,金华法院围绕菜单式、集约式、一站式的“能动型数智法治平台”特点,建成诉讼服务、多元解纷、基层治理三位一体的“共享法庭”2181家,搭建解纷矩阵,做到庭务主任有所呼、法院有所应,努力实现矛盾纠纷化解“136”工作格局,法官“点对点”指导调解纠纷2700余件,诉前化解1200余件,普法宣传91场1800余人次。

“深挖”矛盾根源

构建分类分级解纷机制

“过去,有的干警习惯于当‘消防员’,四处灭火、分身乏术。现在,我们倡导干警当好‘育林员’,战线前移、融合共促,一起营造良好的解纷生态,打造平安稳定的社会环境。”金华中院副院长黄忆江介绍道。

这些年来,金华法院把重点放在“分层分级”这个方法上,收获了事半功倍的成效??

兰溪市人民法院推动县乡两级矛调中心依托基层治理综合信息平台,对矛盾纠纷采用“分类赋色”模式,按照事件紧急、疑难程度,划分为“红、黄、绿”三色,形成属地村(社)网格快速处置简易纠纷,片区网格负责人协调处置疑难问题,乡镇矛调分中心协调相关部门联合介入处置涉敏涉众涉访重大案件,市级矛调中心兜底性协调处置的分级分层过滤式治理模式。

不同于兰溪法院按照组织架构的分级模式,东阳法院则聚焦重点行业进行块状分层,创立了金融纠纷化解“三步走”法。

2021年5月28日,东阳市民杜先生接到电话,通知他与某银行信用卡透支的情况到东阳市金融纠纷调解委员会进行协商。原来,几年前,杜先生在东阳某银行申请了一张额度5万元的信用卡,后受疫情影响,杜先生所在公司发不出工资,信用卡就一直处于透支状态。调委会主任楼巧云联系杜先生和银行刘经理进行协商,最终促成双方达成协议,银行给了杜先生缓冲期,双方约定分期付款。

东阳法院借力矛调中心平台优势,和中国人民银行共同建立了金融纠纷调解委员会,明确了金融纠纷“追索前置、诉前调解、司法确认”三步走的模式。各银行机构将金融债权追索的节点前置,由银行信贷员在借款人首次违约或还贷风险暴露时将案件引导至调委会,调委会收案后组织调解,最后由法院进行司法确认,赋予强制执行力。

随着工作理念的转变,金华法院将诉前调解功能融入矛调中心,推动完善预防在先、分层递进的一站式多元解纷机制,促进矛盾纠纷村村可解、多元化解、一网通调,使矛调中心不再是简单的矛盾“中转站”,而成为问题的“终点站”。2021年,金华两级法院通过矛调中心诉前分流纠纷28933件,实质性化解12265件。

“深耕”群众心田

建强协同解纷队伍载体

“巧干能捕雄狮,蛮干难捉蟋蟀。”诉源治理并非法院一家的独角戏,应当尽可能多地吸纳多元主体参与,达到群策群力的良好效果。为此,金华两级法院积极拓展解纷力量,充分发挥社会力量在释法说理中的优势。

“调解协议同样具有法律效力,字签下去了,就要按照协议履行。”2019年8月14日,刘某与浦江县某工艺品公司的代表在调解协议上签字,这起由浦江县人民法院浦东人民法庭、镇政府、商会、司法所、派出所联合调解的劳动争议纠纷成功化解。

刘某是浦江县某工艺品公司的工人,利来最老的品牌w66,2019年1月15日不慎从高处摔落,导致脑部、肋骨等多处受伤,因工艺品公司没有缴纳工伤保险,双方一直无法达成和解。

浦东法庭从当地的商会得知此事后,为防止纠纷进一步激化,立即启动联合调解程序,邀请镇政府、商会、司法所、派出所共同参与调解,就地化解纠纷。

“虽然我是你的代理律师,但是我们一定要诚信诉讼,有一说一,不能刻意隐瞒证据!”2022年1月20日,李律师对打算隐瞒不利证据材料的当事人这样说道,并且将桌子上由金东区人民法院制作的《诚信诉讼告知书》推到当事人面前。

金东区法院在打击虚假诉讼、强化源头治理方面也有绝招。作为全省虚假诉讼智能监管试点法院,该院编织了“基层网格员+人民调解员+律师”的“打假网”,调动社会力量挖掘虚假诉讼违法线索,对有虚假诉讼倾向的当事人及时引导劝诫。2021年以来,共发现虚假诉讼等违法线索254条,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虚假诉讼犯罪线索79件,判处刑罚4件8人。

与此同时,金华地区其他法院在组建“队伍联盟”时也有各自的侧重点??

义乌法院立足知识产权审判先行优势,与其他11家单位共同发起成立义乌市知识产权诉调对接中心;

永康法院放大“龙山经验”的辐射效应,成立“龙山经验”人大代表联络站、政协家事调解室、金融调处中心等特色调解组织;

兰溪法院成立“和合”兰调工坊,涵盖12家调解机构,10个行业组织;

磐安县人民法院选任乡贤能人担任“共享法庭”庭务主任;

婺城区人民法院利用村镇干部、网格员熟悉社情民情的优势,协助参与执行送达、查找被执行人等活动……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发挥好诉源治理这‘第一板斧’,建立非诉解纷法官全域指导制度,以‘诉调融合’推动诉源治理走深走实,以更快的速度、更广的角度,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稳步前进、一路生花。”叶向阳表示。(余建华 通讯员 张亦含)